2019-04-15 18:01:30

“大哥!”

剩下的几名黑衣保镖全都冲过去查看被击飞黑衣保镖的伤势。

而那老者则一脸惊疑,双眼圆睁,死死的盯着叶牧。

“爷爷,这是……”

女孩满脸好奇,想要问问,但是却被老者伸手制止了。

两个人就这样一直盯着叶牧,而那受伤的黑衣保镖被人搀扶了起来,并无大碍。

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,叶牧这才慢慢的睁开眼睛,再睁眼的瞬间,叶牧的眼睛犹如两盏射灯,发出一丝精光,紧接着爆喝一声,口中吐出一口凝练之气。

叶牧起身之后,这才发现不远处看着自己的女孩还有那唐装老者,叶牧的眉头皱了起来,修炼之人最忌讳在修炼的时候,一旁有人观看和打扰。

不过叶牧并没有说什么,而是转身准备下山去。

“小兄弟,请留步!”

老者见叶牧要下山,赶忙追了过去。

不过叶牧仿佛没有听到一般,径直的向着山下走去,没有一丝停下的意思。

老者一连在后面喊了三声,不过叶牧依然没有应答。

“哼,不知好歹的家伙,我去把他给爷爷拦住。”

女孩见叶牧竟然充耳不闻,一直向着山下走去,心中顿时怒火升腾。

老者正要张嘴阻拦,可是女孩早已经一个健步冲了上去。

“你这个家伙,我爷爷叫你,难道没有听见吗?”

女孩冲到叶牧面前,大声的怒斥道。

叶牧抬眼看了看女孩,不过并没有理她,而是微微一侧身,躲过女孩之后继续向着山下而去。

见叶牧理都不理自己,女孩脸色顿时变的怒红,一伸手朝着叶牧抓去。

叶牧背对着女孩,女孩要想抓住叶牧,简直是太简单了,可是叶牧就好像后面长了眼睛一样,等女孩的手抓到叶牧肩膀的时候,已经被叶牧轻松躲了过去。

这一下,女孩更加气恼,一双手再次朝着叶牧抓去,这一次速度更快。

叶牧眉头一皱,从身旁的树上摘下一片树叶,凝聚真元,猛然向后一弹。

女孩只感到自己的眼前一道黑影一闪而过,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,几缕秀发从女孩的额前飘落,这一下女孩停住身形,不在朝着叶牧追去。

“灵儿,你没事吧?”

老者从后面追了上来,一脸关切的问道。

“没事!”

女孩摇了摇头,一脸惊愕,她想不到叶牧竟然只用一片小小的树叶,就削掉了自己额前的秀发。

“老爷,你快看!”

后面跟上来的黑衣保镖惊恐的喊道。

老者和女孩一同回头看去,发现在身后的一棵柳树上,一片树叶正钉在上面,入木三分。

“这……”

女孩惊恐的看着老者。

这不就是刚刚老者所说的捻叶伤人吗?

如果说只是削掉几缕头发还不算什么,可是一片薄薄的树叶,进入能够钉进坚硬的柳木上,这样的实力可就不能不算什么了。

老者看着那钉在柳木上的树叶,内心十分的震撼,当他在打算寻找叶牧的时候,发现哪里还有叶牧的影子。

老者上前,把树叶从树干上面拔了出来,拿着那片树叶,老者思绪片刻之后,这才带人离开。

叶牧从灵山下来之后,拿出名片照着上面的号码给苏文宗打了过去。

电话很快就接通了,叶牧在自曝家门之后,定好了下午去的时间,苏文宗也把地址告诉了叶牧,然后就挂掉了电话。

“爸,谁来的电话?”

苏梦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,对着苏文宗问道。

“就是前两天那个小兄弟,今天下午来咱们家给我看病,这件事你谁也不准告诉,听到了吗?”

苏文宗对着苏梦叮嘱道。

“什么?那个骗子还真敢来家里呀?他是不是骗上瘾了?”

苏梦一听,顿时从沙发上蹿了起来说道。

“没礼貌,别一口一个骗子,人家骗你什么了?赶紧把嘴闭上,这件事不准让你哥和你妈知道,要不然这个月的零花钱就别想要了。”

苏文宗瞪了苏梦一眼,然后离开了。

苏文宗走后,苏梦满脸气鼓鼓的样子,眼珠滴溜一转,马上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打了出去。

“哥,我跟你说个事……”

苏梦是给他哥哥苏晓东打的电话,把这件事告诉了苏晓东。

苏梦的本意是要苏晓东教训一下叶牧这个骗子。

“什么,竟然有骗子敢去家里骗咱爸?好了,我知道这件事了,我下午就回去!”

苏晓东在接到苏梦的电话之后,也是震惊不已。

他们苏家开始白海市四大家族之一,竟然还有骗子敢骗到四大家族的头上?

这不是寿星老吃砒霜,嫌命长吗?

苏晓东决定下午回家一趟,然后好好教训一下这个骗子。

中午的时候,叶牧简单的吃了点东西,等他到了开光期,就可以辟谷,不用吃饭了。

吃过饭之后,坐公交去了苏文宗所在的小区锦湖别墅小区。

在这里的别墅,每一栋都要上千万,有的更是达到了几千万,上亿的价钱,这样的地方都是给有钱人准备的,就算是叶牧没有赌博之前,父母还健在的时候,他们也是在这里买不起一栋房的。

在门口的时候,叶牧说明了来意,保安打了个电话之后,把叶牧给放了进去。

叶牧按照保安的指引,找到了苏文宗的别墅,如果没有人指引的话,进来之后多半会迷路的。

当叶牧走到苏文宗别墅前正准备敲门,别墅的门却打开了,一个女孩走了出来。

叶牧一看,这不正是那天告诉自己灵石所在的那个女孩,这一下就错不了了。

能够寻找到有灵力的地方,也多亏了这个女孩,所以叶牧打算开口跟着女孩道声谢。

可是叶牧还没有开口,苏梦倒是先开口了。

“小骗子,你还真敢来家里骗我爸爸,我告诉你,我已经告诉我哥哥了,他马上就回来,我哥哥可是四公子之一的楚晓东,他散打很厉害的,你要是不想挨打,现在马上给我走,别在来骗我爸了。”

苏梦满脸鄙夷的看着叶牧,这让叶牧不由的愣住了。

感情好几天了,女孩还拿自己当骗子呢?

如果是平时,叶牧绝对会一走了之的,什么时候他会主动的给人看???都是别人求着他,但是今天叶牧不会走,因为他已经答应了苏文宗,所以就一定要把苏文宗治好,这是原则问题。

就在叶牧要开口的时候,别墅门再次被打开,苏文宗走了出来。

“小兄弟到了,赶紧屋里请。”

苏文宗把叶牧请进了屋里,在进屋的时候,还不忘狠狠的瞪了苏梦一眼。

苏梦则对着苏文宗吐了吐舌头,然后冷眼看着叶牧。

心中冷哼道:“哼,一会我哥哥回来,就有你好看的。”

“小兄弟快请坐,还不知道小兄弟的尊姓大名呢?”

苏文宗客气的把叶牧请进屋之后问道。

“叶牧!”

叶牧淡淡的说道。

“叶兄弟,你喝点什么?”

“随便!”

“梦儿,去倒两杯水来!”

苏文宗对着苏梦命令道。

“哼!”

苏梦极不情愿的去倒水了。

在苏梦去倒水之后,叶牧开口说道:“不知道苏先生可否如实告知因何受伤的?”

叶牧知道,苏文宗肯定知道自己的病情,现在只有知道了原因,才好对症下药。

苏文宗四下看了看,这才轻叹一声道:“不瞒叶兄弟,我这伤病已经有五六年了,是被人下毒所致,伤了心脏,如果不是靠从国外进口的药物支撑,我的心脏早已经支持不住,暴毙而亡了,不过最近我服药的剂量越来越大,可是效果也越来越不明显了,经常的心痛,气闷!上一次不小心撞到你,就是因为发病造成的。”

苏文宗没有隐瞒,如实的把情况全都告诉给了叶牧。

他这事,家里人谁都不知道,现在就连苏梦也只是知道点皮毛,并不知道自己的爸爸伤的这么重。

听完苏文宗的话,叶牧眉头微微的皱了皱,五六年的时间了,治起来会有些难度,很费真元,现在他修为不高,能储存的真元并不多,如果还是仙尊之境的时候,就苏文宗这毛病,只需隔空一点就好了。

“苏先生,我先给你把下脉,你的伤病因为时间太久,所以治疗起来有些麻烦,可能一次不能治愈,但是我一定会给你治好的,这你放心!”

叶牧既然答应了苏文宗,要把他治好,所以浪费多少真元,叶牧也不能放弃,只能多跑几次了。

“那真是谢谢叶兄弟了。”

苏文宗把手伸了出去,准备让叶牧把脉。

此时的苏文宗满脸兴奋,原本都都要给自己准备后事了,现在竟然说能治好,他怎么能不高兴呢!

可就在叶牧打算给苏文宗把脉的时候,别墅的门被推开了。

一个穿着西装,身体修长笔挺,十分气魄的年轻人走了进来,在年轻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约六七十的花甲老者。

叶牧细看之下,年轻人跟着苏文宗倒是有几分相似。

“爸,我回来了!”

年轻人一进门,就对着苏文宗喊道。

陆慧明足彩博客:第十六章 让我哥教训你

“大哥!” 剩下的几名黑衣保镖全都冲过去查看被击飞黑衣保镖的伤势。 而那老者则一脸惊疑,双眼圆睁,死死的盯着叶牧。 “爷爷,这是……” 女孩满脸好奇,想要问问,但是却被老者伸手制止了。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...
点击获取下一章

足彩预测 www.x525.com.cn

手机版
  • 奇闻怪事:瑶族怪异风俗习惯之烟袋定情 2019-04-13
  • 《向往的生活》蘑菇屋F4秒变土味F4引爆笑 黄磊扮演"道明磊" 2019-04-13
  • 抚州市融媒体“中央厨房”建设正式启动 2019-04-11
  • 辽阔疆域 风光无限 昭苏·巴勒克苏大草原 2019-04-09
  • 中央环保督察组移交第五批群众举报件81件 2019-04-09
  • 平台监管 亟待加强 2019-04-07
  • 听听 海底的“动静” 2019-04-07
  • 西安紫云溪小区深夜有人竟高空扔粪便 律师:违法行为 2019-04-07
  • 欧洲城堡的兴衰轨迹:起于硝烟终于炮火 2019-04-07
  • 你才是“蠢货”!土地是自然存在的地球的一部分,并不是人类劳动成果,哪来价值?土地不是劳动成果,没有价值,正如空气和阳光不是劳动成果,没有价值一样。懂吗... 2019-03-31
  • 人民网评: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2019-03-31
  • “十九大精神进央企”网络主题活动正式启动 2019-03-27
  • 蕾哈娜拍“力量”写真 穿网袜秀翘臀秀另类性感 2019-03-25
  • 你咋看高考大数据专业成热门? 2019-03-25
  • 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杂志社在拉萨林周县举行“黑颈鹤观察拍摄基地”授牌仪式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3-23
  • 465| 475| 371| 542| 134| 387| 982| 863| 525| 36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