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4-15 18:52:23

等到达洲际酒店之后,我急冲冲的跑到了电梯门口按下了上升键,可是手刚碰到上升键,我就停了下来,旁边的楚梦曦喘着粗气说道:“林....林轩,怎么了,你倒是按下去阿”。

我犹豫了一会,又看了看旁边的楼梯,心里苦笑了一下,还是按下了电梯上升键,过了一会,电梯门缓缓的向两边打开,我和楚梦曦急忙走了进去,按下了二十楼,等电梯门关上之后,我靠着电梯角落,紧紧的抓住了扶手,一旁的楚梦曦也看出了我的反应,忍不住笑了一声,我白了一眼,她这才尴尬的转过头去。

“叮”。。。电梯门缓缓的打开来,我一个箭步冲了出去,深吸了几口新鲜空气,电梯的那种眩晕感还在我的脑袋里旋转,我皱着眉头对楚梦曦说道:“以后打死不做电梯”!

楚梦曦也只是捂嘴偷笑,我忍着脑袋内的眩晕感,朝着二零二五号房间冲去,敲了敲门,很快钟明就开了门,我推开门大踏步的走了进去,身后的楚梦曦也跟着我走了进来,站在门边的钟明还狐疑的看着楚梦曦,楚梦曦也只是耸了耸肩,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样。

我走到了钟妍的床边,张吟秋也在,同样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,身后的钟明也走了上来,开口问道:“林轩,怎么了,我家那边怎么样,都搞定了吗,那只女鬼有没有被灭掉”。

可是我就是站在原地,一句话也没说,死死的盯着戴在钟妍脖子上的阳冥玉,此时的阳冥玉已经微微泛起了一层乌光,这乌光给我一种很不好感觉,而且我手臂上的黑白双鱼也明显的急躁起来,仿佛感知到了什么,我皱着眉头走到窗户边上,拉开窗帘仔细的查看起来。

我这一幕的举动,将身后的三人看的也是一个头两个大,此时张吟秋疑惑的对我开口说道:“林轩,怎么了,你倒是说话阿,难道又出什么事了吗”!

我的手指轻轻的滑过窗户玻璃,没说话,只是轻微的嗯了一声,身后的钟明听到后,又开始急了起来,开口说道:“林轩,又出什么事了,你快说说,别让我们干着急阿”。

我一步步的仔细查探着房间里的每个角落,还是没有开口回答钟明的问题,钟明也急了,开始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,正准备开口说话,可是我却大喊了一声:“都闭嘴,别乱吵”!

身后的三人一愣,想说的话已经到嘴边了,却被我给硬生生的憋了回去,钟明叹了一口气,坐在了床上,张吟秋看着躺在床上的钟妍,也发出了嘤嘤的哭声,也许是这哭声将钟明给惹恼了,只听见钟明一声吼道:“别哭了,有什么好哭的,孩子都这样,当父母的有谁不心疼,别再让其他人看笑话,我老钟家出了这事算我倒了霉,我会对小妍负责的”!

“你负责?你负责的起吗,小妍都这样了,你只会吼,只会吵,你还会干什么,如果小妍出事了,我也不活了”。张吟秋带着哭腔说道。。。

坐在一旁的楚梦曦见到两夫妻吵了起来,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架,我也没理钟明他们,在房间四周的角落里看了好一会,等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,我忽然愣住了,看了看卫生间内的镜子,过了一会我一拍脑门,直接大喊道:“我知道了,邪气入宅,人沾必乱”。

经过我这么一喊,正在吵架的俩夫妻也止住了声音,钟明此时最先开口喊到:“林轩,你发现什么了,什么邪气入宅,人沾必乱”。

我长舒了一口气,走了过去,喝了一口水后,学着电视上的那些台词开口说道:“所谓邪气入宅,顾名思义就是指这里已经被邪气邪物占据了,邪气!自古以来就以邪恶,古怪为名,人沾必乱则是指邪气入宅之后,正常人只要沾上一点点邪气都会产生各种不明原因的怪病,比如就像你刚才情绪不稳定,又或者像是你开始渐渐的急躁起来,如果本身没有坚定的意志的话,很容易就会着了邪气的道”。

说完,我还指了指钟明和张吟秋二人,二人也愣住了,钟明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看着我,开口说道:“邪气?怎么可能,我一直都在这边,也没什么人进来,怎么可能会有邪气进来”。

我冷笑了一声,开口说道:“不信?你看看自己的手指就知道了”。

钟明皱着眉头,带着疑惑看了看自己的手指,这一看,连旁边的张吟秋也被惊呆了,钟明此时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我的手.....我的手怎么回事,明....明刚才还好好的阿”。

“刚才是刚才,现在是现在,钟叔叔,这么浅显的道理不用我一个初中生跟你说吧”。

说到这,我停顿了一下,想了一会,又开口说道:“其实你们这种状况也不算什么大事,只要将手泡在艾叶里面一个小时就能化解,你们还算走运,阳气比较充足,邪气只是侵蚀了你们身体一小部分而已,如果是阳气衰弱,被邪气入体,那后果真的难以想象”。我开口说道”。

钟明和张吟秋听到我说了化解方法,同时松了一口气,钟明咽了一口口水说道:“那这邪气是怎么进来的,为什么我刚才什么感觉都没,而且我家那边现在怎么样了”!

我靠在椅背上,捋了捋思路,开口说道:“你们是普通人,没有身怀灵觉,邪气这些东西自然看不见,也感觉不到,至于你家那边嘛,我还真有发现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将钟妍害成这样的不是她看到的那只女鬼,而是另有其人”。

语毕,我又停顿了下来,钟明此时催促道:“林轩,你就别卖关子了,快说说”。

我点了点头,开口说道:“刚才我在你家周围布置了锁鬼大阵,将女鬼给引了出来,可是这女鬼却说却说她没有害过人,反而是来?;つ慵抑渝?,害钟妍的是一个邪派道士,据女鬼口中所说,这邪派道士已经活了上百年,每到寿命快要终结,这邪派道士就会找一位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的少女,将她们的魂力提炼出来,吸取她们的寿命,从而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,那女鬼还说她感受到一股邪气朝着洲际酒店飘来,我感觉事情有变,所以才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,幸好没有出什么事,不过...实不相瞒,如果没有我那块玉佩护在钟妍身边的话,恐怕钟妍已经凶多吉少了”。

钟明点了点头,说道:“原来是这样,那你刚刚说的邪气,不会就是这邪派道士施法的吧”。

我点了点头,没说话,算是默认了,房间内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,过了一会还是我先打破了沉默,走到钟妍身边,拿了一张辟邪符放在钟妍身边,等这一系列的事做完之后,我叹了一口气,拍了拍手,对钟明说道:“暂时没什么事,她呼吸均匀,脸色也挺好,你和张阿姨就守在这里吧,我会在门边贴几张辟邪符的,放心吧”。

钟明和张吟秋同时点了点头,我转身朝门外走去,可是我的脚步刚一挪动,就感觉手臂上传来一阵热感,只见刚刚那只身穿红衣的女鬼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,飘在空中对我说道:“小哥,他出现了,正朝着这里走来,已经离这不远了,怎么办”。

我一愣,转头看了看钟家这三口子,想了一会开口说道:“张阿姨,麻烦拿件钟妍穿过的外套给我,有用”。

张吟秋连忙点了点头,朝着衣柜走去,我则走到旁边的桌子上,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空白的符纸,照着师傅教过的手法,撕了一个纸人出来,将钟妍的生辰八字问来之后,我把生辰八字写在了黄纸上,拿到了钟妍的头顶上转了几圈,紧接着念了一句咒,符纸微微泛起金光。

此时张吟秋也拿了一件外套过来,我接过来之后,看着女鬼说道:“这个,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,帮个忙,一会你披着这件衣服,朝着酒店外面走,将那个邪派道士给引过去,最好是走到人少的地方,我会在衣服内侧贴上这张符纸,他认不出你的,放心,我会一直跟在你们身后的”。

女鬼点了点头,慢慢的落定了身子,身后的钟明和张吟秋此时一副疑惑的表情看着我,开口说道:“林轩,你在跟谁说话阿”!

我一愣,尴尬的对钟明说道:“就你家那只女鬼,你看不到也正常,不耽误时间了,我们先走了”。

语毕,我将小纸人贴在了外套内侧,将外套递给了女鬼,女鬼接了过去,披在了身上,钟明此时大叫了一声,大声喊道:“衣....衣服怎么飘了起来”。

我摇了摇头,开口答道:“都说了没事,你和张阿姨将钟妍看好就行了,对了,梦曦,你也在这里陪钟妍吧,我一个人去就好了,人多容易出问题”。

楚梦曦听到我这句话,顿时气不打一出来,鼓着腮帮子,气鼓鼓的说道:“你还嫌我会妨碍到你阿,不去就不去,本姑娘还不奉陪呢”!

我顿时尴尬了起来,摸着后脑勺说道:“我可没嫌你阿,我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,这样好吧,等我回来,我请你去吃火锅赔罪还不行吗”。

楚梦曦听到火锅,这才笑了起来,拍了拍我的肩膀开口说道:“行,本姑娘也不是什么刁蛮公主,就这么说定了哈,一定要注意安全喔,我可是会一直惦记着你的火锅呢”。

我也笑了一声,开口说道:“行,大小姐,你就等着吧”。

说完,我大踏步的走了出去,走的时候,我还在房间内贴了几张辟邪符,这次下楼,我果断选择了楼梯,而女鬼却是没见过世面的一样,非要坐电梯下去。

等过了一会,我气喘吁吁的一脚踩在了酒店一楼的地板上,此时的女鬼已经在楼梯口等了我好久,见我终于下来之后,还嫌弃的说了句:“哼,有电梯不坐,去走楼梯,活受罪”!

我苦笑了一下,喘着粗气对女鬼说道:“如果不是对电梯比较反感,你以为我想走楼梯?大姐,这可是二十层楼的距离阿”。

“我不叫大姐,我叫允儿,废话真多,快走,我感觉这邪道士的气息越来越近了”。女鬼开口说道。。

我点了点头,允儿走在了最前面,我则跟在了她的身后不远,等走到洲际酒店外的时候,我分明的感觉到了一股邪气在四周飘荡,我小心翼翼的望了望四周,果然看到了一个身穿灰色长衫,弯着腰,脖子上还挂了一串骨头项链的老头跟在了允儿的身后,我仔细看了一下,确定了这人就是允儿口中的邪道士,便慢步的跟了上去。

允儿也很聪明,知道先在人多的地方逛一圈,让邪道士不敢下手,也同时让邪道士不起疑心,我跟在允儿身后,走了差不多十多分钟,就看见前面有几个成群结伴的人走了过来,等走进后,我才发现,这不就是康顺这小子吗。

自从上次跟他起了冲突之后,我就很少见过他,要么他没来学校,要么就是我请假,可是今天却在这里碰到了,真是应了那句老话,不是冤家不聚头阿。

对面的康顺此时也看到了我,忽然一愣,转头就对着旁边的几个人说道:“哥,就是这小子,上次将我打了,你要帮我报仇阿”!

我也同样听到了康顺的话,嘴角慢慢上扬,也没理睬他们,绕开了他们,往前走去,可是康顺旁边一个脖子上纹着蝎子,大概二十五岁左右的男人却将我拦了下来,开口说道:“喂,你想去哪阿,上次就是你小子把我弟给打了”?

我停下了脚步,心思没在他们这边,歪头看了看前面的允儿和邪道士,开口说道:“让开”!

对面的这个男人听到后,忽然哈哈大笑起来,开口说道:“什么?你再说一遍,我没听清”。

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,特别是康顺一副终于解气的眼神看着我,我看着允儿越走越远,也开始烦躁起来,没有打算继续跟他们耗下去,直接开口喊道:“给我滚开”。

语毕,我直接一拳头砸了过去,将这个蝎子男砸倒在地,其他人的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惊到了,蝎子男此时坐在地上,吐了一口血水,开口说道:“妈的,这小子力气还挺大,给劳资揍他,今天卸他一条胳膊为止”。

其他人听到蝎子男发话也冲了上来,我骂了一声,迅速的将其他人也都撂翻在地,站在一旁的康顺看到这场面顿时露出惊容,开口说道:“林....林轩,你别乱来阿,你敢动一下,我马上报警”。

我拍了拍手,整理了一下发型,转头看向康顺开口说道:“喂,别死要面子活受罪了,怕就直接说,我俩的事,以后慢慢算,我现在没空,就不陪你们玩了,还有你,将脖子上的纹身给洗了吧,真是丑的没边了”。

说完,我指了指地上的蝎子男,又拍了拍康顺的肩膀,快步的朝着前方跑去,还好没有跟丢允儿,在拐了好几个弯后,允儿带着邪道士来到了一栋旧厂房,此时的旧厂房外围黑漆漆的一片,连个路灯都没,只有远处的一些灯光照射在这里,幸好还能看到一点,等允儿和邪派道士的位置差不多了,我才大踏步的走了出来。

允儿也将外套给脱了下来,飘向了空中,邪派道士看到这场景,也是一惊,气愤的说道:“怎么会是你这臭丫头,糟糕!被骗了”。

说完,邪道士正准备朝着后方走去,可是我却站在了他的身后,冷笑一声说道:“喂,前辈,想跑路吗”。

对面的邪道士看到我突然出现,忽然一愣,开口说道:“你是谁,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也敢挡我的路了”?

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这小屁孩今天就是来收拾你的,你作为灵异圈的前辈,不干点正道之事,反而坠入邪道,为祸人间,丧尽天良,尽做一些猪狗不如的事情,你还有脸活在这世上吗,不知道你听过一句话没,人终有一死,你就不怕下阴间之后,被油炸,被刀剐吗”。我冲着邪派道士,一连骂了好几句脏话。。。。

搜狐足彩:第十八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

等到达洲际酒店之后,我急冲冲的跑到了电梯门口按下了上升键,可是手刚碰到上升键,我就停了下来,旁边的楚梦曦喘着粗气说道:“林....林轩,怎么了,你倒是按下去阿”。 我犹豫了一会,又看了看旁边的楼梯,心里苦笑了一下,还是按下了电梯上升键,过了一会,电梯门缓...
点击获取下一章

足彩预测 www.x525.com.cn

手机版
  • 个人 —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-04-20
  •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20周年 2019-04-20
  • 奇闻怪事:瑶族怪异风俗习惯之烟袋定情 2019-04-13
  • 《向往的生活》蘑菇屋F4秒变土味F4引爆笑 黄磊扮演"道明磊" 2019-04-13
  • 抚州市融媒体“中央厨房”建设正式启动 2019-04-11
  • 辽阔疆域 风光无限 昭苏·巴勒克苏大草原 2019-04-09
  • 中央环保督察组移交第五批群众举报件81件 2019-04-09
  • 平台监管 亟待加强 2019-04-07
  • 听听 海底的“动静” 2019-04-07
  • 西安紫云溪小区深夜有人竟高空扔粪便 律师:违法行为 2019-04-07
  • 欧洲城堡的兴衰轨迹:起于硝烟终于炮火 2019-04-07
  • 你才是“蠢货”!土地是自然存在的地球的一部分,并不是人类劳动成果,哪来价值?土地不是劳动成果,没有价值,正如空气和阳光不是劳动成果,没有价值一样。懂吗... 2019-03-31
  • 人民网评: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2019-03-31
  • “十九大精神进央企”网络主题活动正式启动 2019-03-27
  • 蕾哈娜拍“力量”写真 穿网袜秀翘臀秀另类性感 2019-03-25
  • 419| 128| 882| 736| 346| 883| 797| 763| 487| 57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