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4-15 17:59:15

李想很无奈:“你这么躲下去,早晚出事儿,你不能让我也躲着她吧。”

甄灵靠在那里没有说话,他也不能长时间附身在李想身上,关于姬香菱,她也是个可怜人。

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女魔头的容器,活不过三十岁。

只知道自己从小就是个病秧子,总是做噩梦,产生幻觉。

直到她遇到了甄灵,人生都变得不一样了。

她也不嫌弃甄灵的身份,坠入了爱河。

而她身上这份压死人的阴债,现在落在了甄灵的身上,他不想再让姬香菱掺和进来了,要说没爱,那根本不可能,这不就是为了爱么。

甄灵曾想过,这辈子,都给了姬香菱,和她白头偕老,想不到,却出了这档子事儿。

车缓缓地开进了甄灵家里。

白无常领了公差,现在也是五味繁杂,褒姒这个大魔,几乎跳出了五行之内,成了大气候,三界六道对她可以说是束手无策。

十世善人去和她有了如此深重的因缘,这宿命轮回,还真是应了那句,苍天饶过谁的意境,大善大德,大能大贤,都是命运多舛的,怎一个愁字了得了。

命运无常,莫过如此。

狐三公主自顾自的玩着PS4游戏机,甄灵的身体盘腿坐在那,心情愉快地哼着小曲,只是从男人的嘴里发出女人的声音,还一副妖娆的姿态,着实让人浑身不自在。

甄灵自己的嘴里传出了褒姒的声音:“呀,公子你回来了,等的奴家好苦啊。”

狐三公主瞥了甄灵一眼,对白无常点点头,然后继续玩游戏,有她在,褒姒翻不了天,但也仅仅是翻不了天而已。

“今晚我带你出去,记住你说的话。”

褒姒掩嘴儿笑了起来:“当然,有你这么个大仙儿,小女子哪敢造次。”

狐三公主身体停顿了一下:“怎么回事儿?”

甄灵叹了一声:“鲁爷开了三百万的高价,这个钱,我拿不出,所以,我让理想答应了周伯仁,帮他平事儿。”

狐三公主点点头,继续专注在游戏上:“一会儿给我充值,我要买个翅膀。”

甄灵有些无语:“姐姐啊,那游戏有啥好玩的。”

狐三公主直接无视了他。

周伯仁是直接坐飞机过来的,来之前定好了酒席,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,然而让甄灵意外的是,宿命这玩意吧……

有时候还真是有意思。

因为同时跟过来的人,是甄灵绝对不想,绝对不愿意见到的人。

气氛十分尴尬。

周伯仁是老油条了,跟甄灵打了招呼,看到这大眼瞪小眼的气氛,顿时有些紧张起来:“怎么,诸位……认识?”

甄灵笑了笑:“舒姨,越发美丽了。”

能不认识么,这人是姬香菱她妈,虽然不是修行中人,却是个女强人,女土豪,可以说整个姬家的收入来源,全指着这个女人。

她养活个整个姬家,一手打造了姬家这个道门的大财团。

上过时代杂志封面的女财主——舒敏。

她掏出了一根烟,慢慢地点燃,然后轻轻的吐了出来,烟雾直接喷在了甄灵脸上。

走过去伸手捏住了甄灵的下巴:“玩失踪,换号码,睡我女儿,骗她感情,你可以啊,东北第一仙,呵呵,你别叫出马仙儿,叫种马仙儿如何?”

李想顿时就不乐意了,甄灵对他来说,就跟亲哥哥一样,三番五次救过命,那真是过命的交情。

那真是走南闯北,同生共死,乱葬岗上断过腿,舍过命的。

甄灵付出之大,他自认为得不偿失,更不愿甄灵被误会,顿时就要反驳:“舒姨,这就是你的不……”

然而甄灵一眼瞪过去,李想顿时憋了回去,小声嘀咕道:“你爱咋地咋地吧,以为我乐意管你似的。”

甄灵笑了笑,轻轻推开了舒敏的手:“舒姨,我们的事儿,以后说,今天是来办正事儿的。”

说完盯着那周伯仁,周伯仁有些懵逼,刚才,他们在说什么,怎么什么都没听清呢?

不过他立马反应过来,赶紧缓解尴尬说道:“那个,是这样的,我与舒总裁有项目上的往来,那工程上也出了点儿事儿,既然你们认识,那就更好说话了,来来来,大家快快落座吧。”

周伯仁不是给他面子,而是给舒敏这个女人面子,她在商界的影响力太大了。

“服务员,上菜吧。”

甄灵绕过了舒敏,舒敏却肩膀微微挡住了甄灵的去路,趴在他耳边吐了一口烟。

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美了,不输自己的女儿,虽然四十多岁的人了,却二十几岁的小姑娘模样。

而且性格独树一帜,太过另类,让人无法将她和女强人,商人这些字眼儿联系在一起。

反而更像是社会你姐……

“今天既然落在我手里,管你是出马仙儿还是种马仙儿,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,我舒敏的女儿,可不是说能睡就能睡的,我会让你尝尝万人骑的滋味儿。”

她说这句话的时候,却没有发现,甄灵的眼底深处,露出了一股凶煞之气,褒姒的怨气几乎都溢出了体外。

甄灵心里冷哼一声:“有你什么事儿,回去!”

褒姒那股怨念,才被扼杀在萌芽之中:“离这个女人远点儿,我不喜欢她,我也不会保证不弄死她。”

“你敢碰她,我们就玉石俱焚。”

“哎呀郎君,难不成你喜欢这种老女人?”

甄灵没有说话,但是衣服里面,身上的咒印却都开始亮了起来,褒姒脸色难看:“好了好了,算奴家怕了你,一个老女人而已,我今天放她一马。”

李想看的着急,舒敏是商界奇才,可她不懂那些修行的事儿,甄灵也不让说,现在也不是说的时候。

看着甄灵忍气吞声的样子,他就是老大不爽。

甄灵仍然保持着绅士的风度:“没问题,不过凡事有个先来后到。”

甄灵也是强行圆场,似是而非的将问题扯了回来:“周先生,你说呢?”

周伯仁是不敢得罪舒敏,听到了什么都假装没听到,而且,他是真没听到!

因为刚才他感觉很冷,姜维就在他身后笑的灿烂,然后双手堵住了他的耳朵,他只看到的是甄灵和舒敏似乎十分的亲近。

至于其他的,耳朵忽然就听不见了,他以为这段时间自己着急上火,是身体忽然也出了问题吗,这倒是让他吓了一跳,一阵恶寒。

“???哦……不好意思,甄灵大师,您刚才说什么?”

舒敏瞥了真灵一眼,自顾自的坐了下去,显得雍容端庄,自顾自的抽烟,仿佛眼里再也没有了别人,但是她却在盯着甄灵。

“关于你家里发生的事情,详细说说。”

周伯仁瞥了一眼舒敏:“甄灵大师,要不,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吧,在这里说……也说不清楚。”

转而又说道:“你放心,所有费用都包在我身上,只要您能解决,一切好说。”

他是左右为难,不想让舒敏听到家里的破事儿,又不想得罪她。

接电话的时候,他们正在洽谈合作业务,可是舒敏听到电话里那小伙子的声音,顿时就来了兴致,说要跟着过来。

他无奈之下只能同意了,这个让人头疼的女人,不好对付,为了合作项目,他也就忍了。

不过现在看来,事情似乎有转机,可以利用甄灵这层关系套近乎,没准就能将项目彻底拿下。

可惜,他要是听到了舒敏和甄灵之间的对话,恐怕就会是另一个表情了,绝对不愿意和甄灵产生任何关系。

笑话,这个女人的闺女被眼前这小子给白玩了,谁能这时候主动凑上来惹一身骚。

甄灵点点头:“既然如此,事不宜迟,即刻动身吧。”

周伯仁愣了一下,看着不断上桌子的菜,微微点头:“果然是痛快人,好,我们这就动身,舒总,您意下如何?”

舒敏点点头:“客随主便。”

甄灵对服务员点点头:“送到城北敬老院吧,我想周先生不会介意照顾孤寡老人的。”

周伯仁一愣,赶紧点点头:“这是我的名片,送吧,让所有老人都能吃上,我请。”

那服务员正准备说先付钱……然而扫了一眼名片,顿时点头:“好……好的周先生,我们一定办妥。”

舒敏似乎冷笑。

一出门,她就压低了帽檐儿,她身份堪称尊贵,外面停着十几辆车,可以说是将酒店团团围住,周围很多便衣护卫。

甄灵摇摇头,这有本事的人,还真是排场大,而他,并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
一个小时的飞机,专车接送,倒也没遭什么罪。

“舒总,我为你安排酒店,今晚您就……”

然而舒敏摆了摆手:“不用,我也想跟着看看什么事儿。”

周伯仁脸色不太好,他家里现在发生的事情,说实话,是真的不想让任何人看到的。

尤其是舒敏,封建迷信这套,他本来也不信……可是最近发生的事情,由不得他不信,甚至要主动的到处求神拜佛。

“这……”

周伯仁有些无助的看着甄灵。

甄灵走了过来:“舒姨,今晚的事情恐怕会很危险,您放心回酒店,我不会走的,有些事儿,是要有个结果,如果不放心,您可以派人盯着,您看这样如何?”

舒敏盯着他看了半晌:“你让我拿什么相信你。”

李想不乐意了:“舒姨,有些事儿,你真错怪甄哥了,您还是去酒店吧,这事儿,您不适合参与,你放心,甄哥这样说了,他就不会走,她的为人如何,有目共睹。”

舒敏不可置否,低头想了想,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,上了加长林肯,舒敏交代了下去:“盯着他们俩,如果他们敢不打招呼就走,废了他们我担着。”

车上的保镖愣了一下,然后点点头:“好的舒总。”

车开进了别墅区……

要说他周伯仁不是贪官污吏,社会败类,鬼才信他,这别墅区,家财万贯的人才住得起。

“好大的煞气?。?!”

姜维的影子忽然浮现出来。

甄灵没有说话,直接和自家的清风心意相通:“感觉到了?”

姜维点点头:“恐怕有点儿棘手啊,是个血煞。”

几个人下了车,甄灵和李想同时抬头,李想顿时抱紧了胳膊,有些厌恶:“天呐,这什么玩意,好凶啊。”

周伯仁愣了一下:“怎,怎么了,很棘手吗?”

李想翻了翻白眼:“你做什么亏心事了吧,造孽了,招惹了这么恐怖的东西?”

他天生是通灵的体质,异于常人,灵觉十分敏锐,一下车就感觉到那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压抑气息。

而且眼看着就十二点了,虽然依稀亮着灯火,可是唯独这周伯仁的家里,房子周围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。

那股黑暗,跟黑夜都显得格格不入,仿佛月光之下,这里除了黑暗,就是虚无,一眼看去,仿佛被黑洞吞噬了一样。

而且甄灵和李想都感觉到那股恐怖的煞气,仿佛要将周围的一切都给吞噬了,它正在成长蔓延!

也就在这时候,甄灵忽然一把拉住了周伯仁,向后退了一步。

周伯仁吓了一跳,差点儿叫出声来。

然而却被李想也一把捂?。?ldquo;想活命就别出声。”

黑暗之中,除了心跳就是细微的风声,还不到虫鸣的季节,但当周围静下来之后,周伯仁忽然听到了咀嚼的声音。

仿佛野生动物在撕扯血肉,啃噬骨头的声音,让人头皮发麻。

乌云慢悠悠的离开,月光重新洒落下来。

借着那微弱的光,周伯仁的头皮差点儿炸了!

那不是他老婆吗?

他惊恐的看着别墅上面,他的发妻陈丽,像是动物一样,匍匐在瓦片之上,一只手按着血肉模糊的动物尸体。

那毛色,是他家的猫?

陈丽按着被撕扯的七零八落的猫儿尸体,不断地撕扯咀嚼,周伯仁的脑子嗡的一声,下身顿时就是一热。

陈丽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来,她看着站在房子下面的三个人,眼中冒着绿光,嘴里一边吃,一边儿露出了一丝邪笑,发出了动物一般呼噜呼噜的声音。

她转过头,全身绷紧,做出了动物才有的攻击姿态。

她显然是被脏东西附身了。

足彩直播:第八章 附身

李想很无奈:“你这么躲下去,早晚出事儿,你不能让我也躲着她吧。” 甄灵靠在那里没有说话,他也不能长时间附身在李想身上,关于姬香菱,她也是个可怜人。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女魔头的容器,活不过三十岁。 只知道自己从小就是个病秧子,总是做噩梦,产生幻觉。 直...
点击获取下一章

足彩预测 www.x525.com.cn

手机版
  • 个人 —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-04-20
  •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20周年 2019-04-20
  • 奇闻怪事:瑶族怪异风俗习惯之烟袋定情 2019-04-13
  • 《向往的生活》蘑菇屋F4秒变土味F4引爆笑 黄磊扮演"道明磊" 2019-04-13
  • 抚州市融媒体“中央厨房”建设正式启动 2019-04-11
  • 辽阔疆域 风光无限 昭苏·巴勒克苏大草原 2019-04-09
  • 中央环保督察组移交第五批群众举报件81件 2019-04-09
  • 平台监管 亟待加强 2019-04-07
  • 听听 海底的“动静” 2019-04-07
  • 西安紫云溪小区深夜有人竟高空扔粪便 律师:违法行为 2019-04-07
  • 欧洲城堡的兴衰轨迹:起于硝烟终于炮火 2019-04-07
  • 你才是“蠢货”!土地是自然存在的地球的一部分,并不是人类劳动成果,哪来价值?土地不是劳动成果,没有价值,正如空气和阳光不是劳动成果,没有价值一样。懂吗... 2019-03-31
  • 人民网评: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2019-03-31
  • “十九大精神进央企”网络主题活动正式启动 2019-03-27
  • 蕾哈娜拍“力量”写真 穿网袜秀翘臀秀另类性感 2019-03-25
  • 944| 174| 654| 388| 527| 832| 582| 531| 815| 216|